天下網商
乱世王者bug刷金币 登錄/注冊

戰勝馬云的打包女王,轉行干快遞的副教授……剛剛,他們從菜鳥手中接過一個特別大獎

乱世王者bug刷金币 www.fcdrh.icu iwangshang / 蔣菲 / 2019-05-27

摘要:過去一年,1天10億包裹成為現實,一年500億包裹送達國內消費者手中,小到一張不足5克的內存卡,大到50公斤的冰箱,中國速度的背后,離不開這幫人。

 

天下網商記者 蔣菲

36歲的胡美菊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能與馬云站在一起比高下,而且,她還贏了。

兩人要在規定時間內,完成面單錄入、尋找商品、打包商品的環節,比比誰打包的紙盒多。隨著哨聲響起,胡美菊手指翻飛,圍觀的人還沒看清,紙板已被折成紙盒,反觀馬云,手忙腳亂,好不容易把紙盒用膠帶封住,胡美菊已經打包完2個紙盒,比分鎖定在15:6,胡美菊勝。

這段較量,最終以VCR的形式在2018年雙11貓晚上播出。賽后,馬云輸得心服口服,“不錯不錯,謝謝胡美菊。”

“打包女王”與馬云的比拼讓胡美菊一戰成名,讓大家看到了物流人的職業精神。在這次走到臺前之前,她是一名普通倉庫打包女工。

過去一年,中國有500億包裹產生,平均每天有1.38億個包裹。我們與包裹的關系越來越親密。

從打包、分揀、運輸,再到配送各個環節,背后是無數個胡美菊的付出。

他們不僅僅是15秒打包包裹、戰勝馬云的胡美菊,還有日行100公里的叉車女司機;步數永遠20000+ 的“00后”裹裹快遞員;走下三尺講臺,從高校副教授辭職的菜鳥驛站站長;將數百萬電商小包送到歐洲各國的跨境電商產品經理……

5月27日,菜鳥為他們頒發了年度之星,進入“快遞名人堂”。他們演繹著中國速度的故事,他們的故事永遠在更新。

戰勝馬云的打包女王

鮮為人知的是,在成為打包女王前,二孩媽媽胡美菊失業已久,即使做打包員也不如別人。

2017年,胡美菊入職菜鳥網絡華東奉賢北領倉,結束失業狀態,成為打包員。初入職半個月,她一小時只能打包50個,在小組35人中效率最低。

為了照顧孩子,失業后的她與社會脫節,對人們的喜愛和流行的品牌知之甚少,系統提示她裝“三星Note9手機”,她在貨架前來回穿梭,對著不同型號的手機一臉茫然。要知道,倉內足足有4000個品類的商品,涉及500個品牌。

領班建議她每天記30個商品,胡美菊就把商品的屬性記錄在本子上,下班回家之后,翻翻記錄在案的商品,記完才入睡。

功夫不負有心人,四五個月后,胡美菊的速度已經能跟老員工不相上下。她曾創下單月打包4萬件包裹的紀錄,單論打包,1個最快僅需15秒。倉內的其他員工公認她是“打包女王”,喚她一聲菊姐。

經歷10年雙11的女叉車手

同樣是女性,同樣在人們看不見的環節工作,黃玲是一名叉車女司機。她在德邦快遞順德樞紐中心工作,這是一座迷你城市,大小可比擬14個足球場。在此,廣東省內的快件被匯集、分揀、裝車,發往全國各地。

每晚,黃玲踩著運動鞋入場,領取鑰匙,和另外376名司機同時啟動叉車,將待轉區的貨物送達指定站點。

她已入職公司11年,經歷過每一個雙11,從新人升至優秀叉車經理。雙11貨量兇猛,每日有89萬件快遞需要處理。她在沒有紅綠燈、沒有交警的貨物迷宮里,站在叉車上把著方向盤穿行,時刻確?;蹺鋨踩聳?。

為了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她和同樣在這里工作,開大叉車的丈夫無數次擦身而過,他們唯一打招呼的機會,就是下班約吃夜宵的時候。

在待轉區與400多個目的地站之間,可以產生上億條路徑,黃玲總能迅速找到最佳路徑,又避免和其他叉車相撞。她眼里有活,手和眼無縫銜接互動,腦海里早已記下這座迷宮的“通關地圖”,同樣是5票貨,不熟悉的人要走50公里到目的地,黃玲只需要20公里。

100公里是廣州到深圳的直線距離,也是黃玲每天的工作日程。

00后“單王”月入萬元

在上海普陀區,有名身高一米六八的00后快遞員,每天不到8點,就會到轄區居民樓下等單,因為7點50菜鳥裹裹系統會推單,這樣他能最快取到包裹。

他叫王修賓,自記事起,就沒吃過媽媽做的一頓飯。媽媽患病,爸爸沒法出門打工,只能守著家里的幾分地,家中還有一個妹妹,一家四口勉強混個溫飽,稍有點大的開銷,就得舉債度日。

小學五年級,王修賓就開始“打工”貼補家用,一到雙休日就跑去“點木耳”(菌菇養殖中的關鍵環節),10分鐘點100個木耳,能賺5毛錢,一個周末下來,能賺個四五十元。

因為拮據,王修賓放棄高考,去上海投奔在百世快遞做網點經理的遠房表哥。平生第一次出遠門,他看不懂列車時刻表,誤將發車時間當成了到站時間,又掏了131元錢再買一張票。到上海后,靠包子和泡面硬撐了2個星期。

去年6月,王修賓的網點開始使用菜鳥裹裹收件。網點新增了專職的菜鳥裹裹小件員,王修賓也加入其中。

他算過一筆賬,要想月收入過萬,一天至少收150個件,1小時最少收15個件,也就說,上下居民老小區的6層樓,必須在2分鐘以內搞定。要求2小時上門,他一般能做到1小時內,是整個網點效率最高的快遞員,步數永遠20000+,和轄區內80%的小區居民打成一片。

2018年底天貓年貨節這幾天,每到中午,王修賓就收了120件左右,是同事的2倍多,成為單王。因為按時攬收率、爽約率、取消率、回單率等各項指標都很優秀,從9月開始,王修賓月均收入達到13000元。他靠自己的雙手,讓一家人過上好日子。

大學副教授“干快遞”

江賢俊在46歲這年放下教鞭離開講壇,親朋好友都沒想到,堂堂大學副教授,會把人生的下一站設在了快遞行業的基層網點——2017年,他專職經營起杭州翠苑三區菜鳥驛站。每天守著30多平方米的菜鳥驛站,負責小區1-37幢居民的快遞包裹收寄工作。

江賢俊有自己的考量,教了25年書,至今微信頭像還是一本英語教材。教書教書,越教越沒成就感,后面幾年,在講臺上講到一半,滿堂的呼嚕聲已蓋過他的講課聲。

起初是便利店,2008年江賢俊為父母盤下,讓兩老有點事干,一開就是10年,整整3700多天沒有關過門。小區有著30年歷史,居民超過5000戶,網購一火,白天不在家的居民,接到快遞員的電話都會說“先放在11幢樓下的小店吧,下班就去拿”。久而久之,小店成了約定俗成的快遞收取點,江老師不得不清空一格貨架,專門用來放置包裹。

2015年,江賢俊了解到菜鳥驛站,可以為用戶免費保管包裹,隨后加入。2017剛辭職專做驛站不久,他就碰到了雙11。熬過去一上秤,整整輕了10多斤。

時間長了,江賢俊記得住大部分取件人,連他們網名叫什么也知道。有人叫他江老師,也有人叫他老板,不用報名字和手機號碼,只要在他面前一站,就能“刷臉”領快遞。四年間,每年收取10萬包裹,43萬個包裹在江賢俊經手中流轉。

另外,菜鳥裹裹2小時上門寄快遞業務每天也有兩三百單。江賢俊招了3名快遞小哥,主要負責上門取件,以及一些派件,每個小哥每月收入7、8千元。

員工老曲吐槽江賢俊,懟員工時很兇,對待客戶卻充滿耐心。碰上客戶要退貨,明明驛站可以靠退貨賺錢,江賢俊卻總喜歡親自上陣演示操作步驟,教對方用運費險通過菜鳥裹裹不花錢退貨,“這不是跟錢過不去嗎?”

江賢俊卻說,他更看重成就感,“我可以幫人解決很多問題,讓我覺得自己被需要了,這就是成就感。”

江老師還是會過把教師癮,用學校那套提升快遞服務體驗。今年1月,他拿出“史上第一套快遞試卷”,宣布要給3名快遞小哥“期末考試”,22道考題、總分100分,涵蓋理論題、主觀題、實踐題。重要的是,允許開卷考試,還設置了獎金——3人都拿到了。

95后大學生快遞天團

當作為老師的江賢俊在謀變時,專業是行政管理的大學生梁倫正立志當老板,他就讀于華南師范大學。在學校,同學們的生活離不開課業,梁倫不一樣,他利用課余時間做過餐廳小工、派單員、搬運工、超市收銀員……

2017年暑假,他在韻達做快遞員,兼職做菜鳥裹裹業務。和其他快遞站點不同,這里沒有派件,只負責收件,所有包裹,都通過菜鳥裹裹APP收取。

站點離學校很遠,坐地鐵都要40多分鐘,梁倫卻堅持兩頭跑著,那年雙11,他一天收了100多個包裹,回到寢室已是深夜。同寢室的哥們兒不理解他:咱們這專業將來是坐辦公室的,你怎么偏要去干送快遞這樣的體力活。

當時,菜鳥裹裹剛在廣州推出2小時上門取件服務,梁倫敏銳地察覺到這項業務的潛力——打工2個月,他一個人的收件量從每天十多件增長到四五十件,月收入6000多元,遠高于之前接觸過的任何行業。

梁倫樂在其中,他本就是個善于交流的人,遇到客戶,交流交流軟件使用的優缺點;碰到同行,套套近乎,探討一下干快遞的門道;空下來的時候,他就研究研究菜鳥裹裹的各種規則。

從左到右:梁倫、李兆鵬、趙書林、吳永聰

2018年4月,還是大三學生的梁倫就問家人借了錢,接手了江海街道站點。與此同時,正在華南理工大學廣州學院上學的吳永聰也從師兄手中接過菜鳥裹裹洛浦街道站點,他評價這門業務是“通達價格,順豐服務,大有潛力”。

之后,剛從哈爾濱工業大學畢業的李昭澎,95后趙書林陸續成為菜鳥裹裹站點老板,四人成為廣州首個大學生裹裹快遞團隊,他們的服務區域,覆蓋了廣州市海珠區的多個街道。

為什么要組團?梁倫說,在廣州,像他們這樣大學生做快遞站老板的還不太多,抱團之后,將原先在分散片區單打獨斗的每個人,重新擰在了一塊兒,變成一個小團隊相互扶持。

他們的上門時間也越來越快。菜鳥裹裹數據顯示,廣州裹裹小哥平均上門時間在1小時內。而這個大學生團隊,上門取件時間平均在50多分鐘。

追著火車跑的國際產品經理

2019年2月,國內首條中歐班列電商出口專線菜鳥號首發,這是從中國到歐洲,首條中歐班列電商出口專線,讓數百萬電商小包一路暢通。杜明佳在海關和貨站間的奔波終于有了意義。

杜明佳6歲時移居比利時,畢業后就職于比利時郵政。擔任比利時郵政亞歐跨境電商產品經理,負責亞太區客戶的對接和運營工作。

2018年菜鳥開始與比利時郵政合作,她形容自己的工作更像個溝通和協調人,大到系統對接,小到稱重,使用什么樣的卡車運輸,都要一一協調。

在火車項目剛啟動時,她成天追著操作人員強調,一定要認真掃描包裹上的信息,因為萬一未成功掃描,會缺失追蹤信息,不利于賣家查詢貨物走向;在對接環節,她通過觀察和分析,與菜鳥小二不斷優化內外部流程;到了運輸環節,她第一時間把數據通知給運輸部門,以免出現當天的貨量超出車隊的運輸能力,卡車安排不足影響時效的情況。

她明白溝通和信息是物流運輸的關鍵,不斷反復的檢查和準備,確保每一班火車到達時,比利時郵政的同事都做好了萬全準備。

截至4月,菜鳥號已發運超過180萬個電商小包,其背后穩定可靠的運營質量和時效表現,也是明佳和團隊一起不斷優化的結果。

這些人物,只是龐大物流體系中平凡的一部分,但數百萬平凡的物流人成就了不平凡的偉大。他們中還有從喀什到烏魯木齊,單程1600公里,穿行于茫茫戈壁中,只為西部和東部有一樣的快遞速度的藏區物流司機;有轉運中心業務冠軍,快遞分揀、建包、裝卸、進出港掃描“全能王”;有倉內運營小能手,精通大寶系統,成為商超倉大寶系統切換的“橋梁”;有腦洞大開的客服人,讓智能語音助手成為申通小哥的好幫手,讓技術更好服務于人……

在全國24小時、全球72小時的愿景之下,菜鳥國家智能骨干網正在成為物流基礎設施。這張網絡將每個快遞員、每個倉庫、每個城市、每個家庭連接,帶來生活方式的改變,他們創造價值,書寫人生,中國速度的背后,離不開他們。

編輯 陳晨

分享: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