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網商
乱世王者bug刷金币 登錄/注冊

一年賺6億,市值200億,“榨菜之王”是如何煉成的?

乱世王者bug刷金币 www.fcdrh.icu iwangshang / 徐藝婷 / 2019-05-27

摘要:過去三年,涪陵榨菜已經提價五次。

一年賺6億,市值200億,“榨菜之王”是如何煉成的?

一年賺6億,市值200億,“榨菜之王”是如何煉成的?

天下網商記者 徐藝婷

 

最近,水果零售價漲勢兇猛,很多人感慨,“距離水果自由越來越遠了”。

實際上,相比水果肉眼可見的漲價,榨菜這種不起眼的食品,也在悄然之間提高售價。

記者發現,國內最大的榨菜企業——涪陵榨菜,如今的產品出廠價距離2011年已經翻番。2018年,它的毛利潤率達55.76%,凈利潤率達34.57%,均創歷史新高。

這背后,稀松平常的榨菜又有著什么樣的秘密?

涪陵榨菜的前世今生

1898年,商人邱壽安定居涪陵,并雇長工鄧炳成。后者以當地青菜頭做試驗,制成特種腌菜。因在制作過程中,“用木榨擠壓”這一道工序尤為重要,是名“榨菜”。

一百二十年過去,一包包不起眼的榨菜,已成為人們生活中稀松平常的物品。

鮮為人知的是,均價不過兩三元的榨菜,卻撐起了一個市值200多億的榨菜帝國。

一年賺6億,市值200億,“榨菜之王”是如何煉成的?

2010年,重慶涪陵榨菜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上市,成為全國醬腌菜行業首家上市企業。

2018年,涪陵榨菜營收19.14億元,同比增長25.92%;凈利潤同比增長59.78%達到6.6億元,超過了一汽夏利這家車企,也超過了拉芳家化這家日化公司。

這一年,它的股價最高探至30.78元,市值躥上230億元,超過了七匹狼、周黑鴨等公司。

8年,凈利潤增長1100%

在營收和凈利潤之外,有幾個數字值得注意:涪陵榨菜的有息負債為0,這說明它的財務穩健且現金流充足,沒有加杠桿經營;預收賬款1.6億,占營收的8%,應收賬款785萬,占總資產的0.26%——這體現了它對下游渠道商的強勢。

強勢的底氣,來源于巨大的市場份額。

中原證券研究報告顯示,目前涪陵榨菜在細分市場有著絕對的份額和品牌力,市場占有率(銷售額口徑)達50%至60%。“涪陵”早已成為“榨菜”的代名詞。

榨菜之王究竟是如何煉成的?

公開資料顯示,自1898年后,邱壽安家一直致力于產品的改進與推廣,涪陵榨菜名聲漸盛。

1915年,巴拿馬太平洋萬國商品博覽會上,涪陵“大地牌榨菜”獲得金獎。1970年,涪陵榨菜當選“世界三大腌菜”之一。2005年,它成為中國國家地理標志產品。

涪陵榨菜的長成,也屬于“老天爺賞飯吃”。

榨菜核心原材料是青菜頭。得益于天時地利,青菜頭在涪陵地區的種植面積占40%以上。這既意味著原材料質量的可控,也意味著成本優勢。

一年賺6億,市值200億,“榨菜之王”是如何煉成的?

青菜頭

在歷史的變遷中,四川省涪陵榨菜集團公司這家國營企業,繼承了涪陵榨菜的品牌和經營。90年代末20世紀初,公司常年處于虧損狀態。2010年上市后迎來高速發展。

公司一方面開發新品,砍掉份額小的類別;另一方面改造渠道,切分凈銷售,同時還在央視做廣告,首次打出“中國榨菜數涪陵,涪陵榨菜數烏江”的口號。

一年賺6億,市值200億,“榨菜之王”是如何煉成的?

上市當年,涪陵榨菜全年營收5.4億,凈利潤為5500萬元。此后連年增長,到2018年,當年的營收和凈利潤,相較于2010年已分別增長254%和1100%。

八年,這家長江邊上籍籍無名的榨菜加工廠,蛻變為中國的“榨菜之王”。

三年五次提價:涪陵榨菜漲價的底氣?

2018年,涪陵榨菜迎來了兩項歷史最高。其一,毛利潤率達到55.76%;其二,凈利潤率達到34.57%。

這個局面主要得益于: 十余年來涪陵榨菜堅持不懈的一件事兒——量價齊升。

一年賺6億,市值200億,“榨菜之王”是如何煉成的?

涪陵榨菜董事長 周斌全

在“增量”方面,涪陵榨菜不斷擴大自家疆域。這其中有主動開拓,也有客觀助力。

主觀上,公司采取“高成本+高價格+高毛利+精品運行模式”,擠壓對手。具體來講,涪陵主動汰換低端產品,研發中高端產品,并制作榨菜禮品盒。

一年賺6億,市值200億,“榨菜之王”是如何煉成的?

榨菜禮品包裝

客觀上,正值榨菜等快消品行業轉型升級,在環保等嚴監管環境下,行業向品質化轉變。市場洗牌后,對涪陵這樣的品牌企業而言,平添了一部分客戶;對客戶而言,從購買小作坊的榨菜轉向知名榨菜,又是一次實實在在的消費升級。

“增量”不遺余力,“提價”也不例外。公開參考記者發現,過去三年,涪陵榨菜已經提價五次。

其中,三次是明著調,變在價格上。

2016年,上調11個單品的產品到岸價格,提價8%-12%;2017年,上調9個單品的產品到岸價格,提價15%-17%。2018年,上調7個單品的價格,提價10%。

另外兩次是暗中調,變在包裝上。

2017年第四季度,將脆口榨菜包裝由175克調至150克,主力榨菜包裝由88克調至80克,售價不變;2018年年初,將88g榨菜包裝減為80g,175g減為150g,折算后平均提價幅度達10%。

榨菜屬于低價快消品,消費者對提價并不敏感,因此量價齊升,并行不悖。截至2018年底,自稱“擁有行業定價權”的涪陵榨菜,產品出廠均價已經較2011年接近翻番。

三四五六線的榨菜升級?

2019年一季度,涪陵榨菜銷售增速放緩。對此,這家公司如此解釋:“因為2016、2017年銷售增長過快,導致渠道存貨較大,去庫存使一季度的動銷減弱。”

一年賺6億,市值200億,“榨菜之王”是如何煉成的?

看看涪陵榨菜的過去,即便不替它擔心,也會產生疑惑:未來的增長點在哪?

過去幾年,一二線城市的榨菜行業的消費升級近趨完成,難有顯著增量;涪陵榨菜的市場份額已經占到行業的半壁江山,大幅提升的空間已經十分有限;短時間內也沒有提價的余地——再不敏感的消費者,也架不住如此頻繁的提價。

如何應對看似瓶頸的未來?

涪陵榨菜表示:“仍然看好產品在二、三和四線市場的增長,同時也將產品納入新零售渠道。”

這段話里,包含了兩種解法。

第一條路,瞄準低線城市的消費升級。中國經濟發展到今天,消費品牌下沉低線市場,既是大勢所趨,也成為行業共識。涪陵榨菜試圖通過扶持經銷商,建立覆蓋全國三、四線城市的銷售網絡,推動產品下沉,從中開拓新的增長空間。

第二條路,新零售。涪陵榨菜在2013年入駐天貓,此后以每年60%的速度增長;與此同時,還將在一二線城市搶占外賣、生鮮、航空、高鐵等新的消費場景。

在新路徑下,均價兩三元的榨菜是否能讓“榨菜之王”的地位更穩固一些?


編輯 杜博奇

分享: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