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網商
乱世王者bug刷金币 登錄/注冊

“全國第一毒蝎”生意:680元一斤,被蜇到崩潰,寧可掐死也不讓逃了

乱世王者bug刷金币 www.fcdrh.icu iwangshang / 姜雪芬 / 2019-05-27

分享:
摘要:全國第一毒蝎生意,痛并快樂著。

全國第一毒蝎生意,痛并快樂著。

天下網商記者 姜雪芬

山東臨沂,古稱沂州,又名瑯琊——還記得“瑯琊榜首,江左梅郎”嗎?就是他,就是他,鬧海的小哪吒。

婁志杰,本地人,80后,玩蝎子,中科院都為其站臺,“毒力為全國之冠”。這是什么概念?這相當于百曉生排兵器譜,湖北大冶一個普通鐵匠花三小時打造的飛刀,排名武林第三,當然它又名“小李飛刀”。

上一回見到玩蝎子的,還是《笑傲江湖》里的云南五毒教教主藍鳳凰,美顏果決,邪性大氣。這回見到的婁志杰,則是一臉書生相,說話慢條斯理,看著弱不禁風,完全不具備“老毒物”的特質。

1

農歷四月初二,斗指東南,維為立夏,太陽抵達黃經45度,萬物并秀。

山東臨沂的一個鄉村集市,一些塑料盆沿街擺放,有大紅,有純白,偶爾有一二外鄉人駐步探望,只有毛骨悚然——桶內無數黑壓壓的蝎子高舉雙鉗,張牙舞爪,眼看就要搭梯而出。

小販“一巴掌”把最活躍的蝎子拍回桶內,高呼,“全國第一毒蝎”“死了也300多元一斤”!

婁志杰點頭表示同意:“掐死也不能讓它逃了!”掐死還有啥用?

“油炸啊,可香了。泡酒也行,不過泡酒的話,最好還是活的。”婁志杰儼然一副藍鳳凰門徒的毒手模樣。他說前幾年的確有很多江湖朋友,有的是全國的走方郎中,“來找我弄蝎啊”。

如此傳奇,師從何門?

“臨沂蝎王”大笑:“自學。”打小他就身手不凡,常在月黑風高時,行走于山崖石壁,挖地堰,掀石板,追殺野生活蝎,無懼身經百蜇,只求以毒服人,“想當年,在市里,我是最早做沂蒙野生活蝎生意的人!”

什么員工被蜇得落荒而逃,什么快遞小哥被嚇進醫院,大呼命不久矣之際,他依然談笑風聲,穩如泰山,淡定吐出三個字——“能忍住”……

2

叱咤蝎子江湖十幾載,也不是沒吃過敗仗。

10多年前,在做蝎子生意的親戚建議下,他放棄修車工作,在村里一處小樹林里,投資20萬元蓋起“蝎子別墅”,買了1萬元蝎子苗,躊躇滿志轉向與動物打交道。

入坑后,劇情走向不受控制。蝎子一身公主病,好靜、喜暗、愛干凈,只吃活的黃粉蟲;冬天要保溫,病了沒得治;一年一蛻皮,蛻不下來不能強拽;滅飛蛾時不能被藥味熏著,蝎子房的窗戶門框需貼上膠帶封閉。

這頂多算難伺候,生意起碼還在致富頻道邊緣徘徊,但隨后卻向著恐怖片劇場一去不復返。母蝎吃公蝎,小蝎吃母蝎,母蝎吃仔蝎,他期盼逃過殺戮的幼蝎經過5、6年成長,大賺一筆,但在互相殘殺中,蝎子不明就里全死光。

自那之后,鄉村集市上,中老年人的收蝎江湖中,冒出一個20歲出頭年輕人的身影。起初,他在集市上極為害羞,面對大爺大媽的調侃、姑娘們的搭話,還常常臉紅。

直接向村民收購蝎子,差價大,利潤空間大;從鄉村收購者手里買蝎子,利潤小。誰能占據貨源優勢,意味著誰能大賺一筆。但多年來,當地生意人尤為重視規矩:不越級收購、銷售,堅持大家都有得賺,生意才能長久。

他對蝎子自相殘殺、全死光的慘劇記憶尤新,守著規矩當起上游收蝎人。規矩沒有帶來投機性財富暴長,卻促成了一樁“包辦婚姻”。在收蝎老人撮合下,“老實靠譜”的他與老人的侄女相親成功,倆人并肩作戰,打理生意。

3

近期行情看漲,蝎子市場收購價升到520元。村民小心翼翼拎出礦泉水瓶、八寶粥罐、密閉塑料袋,如臨大敵,身體僵直,手伸得老長,打開蓋子、撕開袋子,迅速將混著黃土塊的活蝎扔到電子稱上的盆里。

行情最好時,活蝎能達680元一斤,他的同行一年約賺十幾萬元。但通往財富的道路上,還有個無法逾越的坎兒。

“干什么不好,為啥非賣蝎子!”妻子被蜇后火冒三丈,一蹦三高,開始“罵街”。婁志杰老老實實聽著“領導”周期性訓話。除了“非常痛”,他想不出更貼切的詞來形容。

之前,蝎子在線下銷售,送禮需求大。三年前,他發現線下市場萎縮,銷量下跌。

他在淘寶上開了臨沂小婁山蝎、蒙山野生活蝎店,直面終端消費者。線上訂單中,公蝎,母蝎常需分開包裝。負責打包發貨的妻子,常常要分蝎子、數蝎子。一只,兩只……數數漸入佳境,興致正濃時,冷不丁被蜇,火辣辣的痛讓人瞬間失憶,痛感好幾天才消失,她常徘徊在崩潰邊緣。

對于打掃蝎子房衛生的員工等,這種痛是揮之不去的噩夢。蝎子房每天需打掃三遍衛生;冬天要將蝎子挪到磚塊累積的房子。因在黑黢黢的屋子里常被蜇,“蝎子保姆”清潔工落荒而逃,撂話“加錢也不干了”!

早年年間,包裹不嚴,工作人員卸貨時,蝎子曾越獄爬出。倆年紀20歲左右的運輸小哥,扔下包裹,痛到扭曲,當即飛奔醫院,一臉驚恐直呼醫生救命,一度以為時日無多,生命就此終結。幸而小哥打完止痛藥住院觀察無礙后,得以重生。他則搭進幾千元“醫藥費外加精神損失費”。

出逃成功的事件只此一例,他雖將其歸因于分揀力度大,但在包裝上變本加厲。蝎子在透氣的網袋內,外纏系列防護裝置;短途運輸中,直接塞進密閉瓶罐,活多久憑造化。

4

在當地,人們將油炸蝎子當作美食,但更多人看重其藥用功效,買去泡酒保健。有人專門購買炸蝎子剩下的油,十幾元一斤,用于日常炒菜,以求既飽口腹之欲又防治疾病。

購買蝎子的人中還有江湖郎中,患癌十多年,將病情得以控制,歸于蝎子功效顯著,自此潛心研究土方,踏上“救人”之路?;褂腥艘淮渦怨郝?00斤蝎子,常年復購,將其研磨成粉裝進膠囊,奉為“靈丹妙藥”。

他期待產品能解除世間眾多病痛。但因不懂醫學,為避免糾紛,每遇到咨詢能治啥病,他格外謹慎,語重心長提醒江湖傳說、網絡資料如此云云,欲知詳情強烈建議咨詢醫生。

有年長的鄉親們希望后輩安分過日子。聽多了“安分”日子里的家長里短、坊間爭吵,年輕人愈發不希望重復祖輩走過的路,多選擇外出闖蕩,創業謀生。

婁志杰堅信比起與人溝通,與蝎子打交道更適合自己——此物雖有毒,只要不主動攻擊它,通常它不會主動攻擊你。

如今,他在城市安下了家,有了兩個女兒,過起小確幸生活,繼續著痛并快樂的生意。蝎子生意給了當地人一條謀生之路,他期待更多人也能從中學會純粹和規矩。

分享: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