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網商
乱世王者bug刷金币 登錄/注冊

虧損換將,市值只剩阿里騰訊八分之一,李彥宏拿什么拯救百度?

乱世王者bug刷金币 www.fcdrh.icu iwangshang / 李丹 / 2019-05-17

摘要:市值約為阿里騰訊八分之一,百度已經從BAT陣營掉隊。

天下網商記者 李丹

編輯 | 杜博奇

百度出大問題了。

5月17日,美股收盤后,百度公布了最新一季度的業績,營業收入241億人民幣,比上一季度減少了31億,錄得凈虧損3.27億元,凈虧損超過市場預期的1.88億元。

這是百度2005年上市以來第一次產生季度虧損,百度的存托憑證在盤后交易中應聲下跌10%。

以最新的收盤價計算,目前百度市值537億美金,約為阿里巴巴和騰訊的八分之一。作為一家互聯網公司,百度的市盈率僅為13,阿里巴巴和騰訊的市盈率則分別達到了36和28。

百度股價走勢圖

2019年第一季度,阿里收入935億元,歸母凈利潤259億;騰訊收入達855億元,歸母凈利潤272億。而百度2018年全年營收1023億,算起來,不過只比阿里、騰訊一個季度的收入多一點。一年的凈利潤226億人民幣,不敵阿里騰訊一個季度的利潤。

無論市值還是業績,BAT陣營中,百度距離阿里、騰訊的差距都在迅速擴大。

一句話:百度落伍掉隊了。

搜索廣告失靈,李彥宏換將

5月17日,李彥宏在百度財報信中披露:負責搜索業務的高級副總裁向海龍辭職。

百度業績大跌,需要有人承擔責任,作為掌管核心搜索業務的大管家向海龍,有不容推卸的責任。

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搜索業務收入175億人民幣,增速從上一季度的兩位數下滑到了8%。

與陸奇的去向相同,向海龍離開效力14年的老東家,下一步動向是:“創業加投資。”

與此同時,向海龍負責的百度搜索公司戰略轉型為移動生態事業群,李彥宏把此前負責百度App的副總裁沈抖晉升為高級副總裁,讓他全面負責百度移動生態事業組。

李彥宏說,這個調整的目的是“推動干部年輕化進程,讓優秀的人才脫穎而出”,而“沈抖是百度內部成長起來的優秀管理者,具有戰略視野,敢打硬仗,能打勝仗”。

搜索業務是百度起家的根據地,也是李彥宏的心頭肉,他需要信得過的人來操盤。

就在一個月前,李彥宏入選中國工程院院士候選人名單,引發了巨大爭議。隨后中國科協有關人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李彥宏被推薦正是因為他在搜索引擎方面的成就。

一家披著互聯網外衣的廣告公司?

這些年,百度一邊被罵,一邊靠搜索引擎帶來的廣告收入賺得盆滿缽滿。競價排名,就是百度的搖錢樹。

林軍在《沸騰十五年》一書里寫道:2001年8月的百度董事會上,李彥宏提議推出競價排名機制,引起了董事們的強烈反對。

爭吵了三個小時,僵持不下之際,李彥宏發怒了,他猛地將手機朝桌上摔去,嚷著:“我不做了,大家也都別做了,把公司關閉了拉倒!”

結果眾所周知,董事們妥協了。

靠著競價排名的推波助瀾,百度業績節節攀升,2015年一舉斬獲337億人民幣的凈利潤。

但是好景不長,2016年引爆輿論的魏則西事件,把百度的廣告競價排名推向了風口浪尖。

百度迫于壓力宣布整改,李彥宏稱,“砍掉了20億的廣告業務”。

百度的營收分兩部分:在線營銷和其他業務。在線營銷業務包括搜索、信息流等廣告業務。

2015年,百度在線營銷收入同比增長32%。2016年,廣告收入增速驟降至0.8%,2017年恢復到13%,2018年增速仍在10%幾徘徊,2019年第一季度的增速則進一步下跌到了8%。

最近三年,在線營銷收入增速放緩,營收占比也在連年下降,從2016年的91%降至2018年的80%。

營收增速有所放緩,但實際上,這幾年百度的收入一直在上漲。自2016年上線的信息流廣告業務帶來的收入迅猛增長。百度換了一種更高科技的打廣告方式。

歸根結底,百度是一家廣告公司,只是披著互聯網公司的外衣。

目前,除去在線營銷服務收入以外的“其他收入”占百度總營收20%。雖說其他收入增速近兩年也有所放緩,但來自愛奇藝會員服務、云服務等的其他收入將是未來幾年百度營收增速的重要支撐。

畢竟,在中國市場,百度已經有了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字節跳動。

百度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了

一個尷尬的事實是:百度抹平了魏則西事件給廣告收入帶來的影響,卻沒能留住用戶。

流失的用戶轉而開始用今日頭條看新聞,刷抖音,用火山小視頻和西瓜視頻看直播。

字節跳動應該是百度最具威脅性的競爭對手了。

截止2019年1月,字節跳動旗下全線產品DAU超過6億。據百度年報,2018年百度App加上愛奇藝App的全年平均DAU僅為2.96億。

百度旗下雖有一百多種產品,但除了百度App,其它App日活最高的也只有千萬級,更不具備和字節跳動旗下App抗衡的能力。百度旗下好看視頻日活用戶超過2200萬,而抖音的日活用戶則在今年1月突破2.5億。

近兩年,百度雖然發力移動互聯網,然而一個無法否認的事實是,百度App并沒有成為淘寶和微信、QQ那樣的國民級應用。2018年第四季度,百度App月活3.3億,約為微信的三分之一。

易觀智庫:2019年4月十大APP

同樣擅長算法和信息流服務的字節跳動并沒有在搜索引擎方面挑戰百度,而是選擇了新聞資訊App和短視頻App,一下切中了百度的要害——廣告收入。

百度靠搜索引擎拿廣告費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了。

廣告跟著用戶走,字節跳動分走了不少也許可以落入百度腰包的廣告收入——2018年,字節跳動的廣告收入超500億元。

據界面新聞報道,字節跳動2019年的營收目標是至少1000億元。照此勢頭,字條跳動在營收方面很快就可以和百度并駕齊驅了。

在最新一輪融資中,字節跳動估值達到750億美元,合5000多億人民幣,超過百度的市值。

從今年初開始,百度在用戶搜索時刻意往百度自家的“百家號”上引流,其中不少內容質量堪憂。這種封閉的做法讓本應該顯示最佳搜索結果的搜索功能變成了雞肋。一個刻意影響用戶搜索結果的搜索引擎,還能滿足用戶需求嗎?

目前,今日頭條App在頁面最上方設置了搜索框,但是百度在搜索方面的對手并不只是今日頭條。

微信App也悄然上線了“搜一搜“功能,供用戶搜索公眾號里的大量優質原創內容;淘寶則上線“微淘”號,還在App里加入了淘寶經驗一欄,為客戶提供購物相關的內容。

自我封閉的百度App夾在眾多對手中間,它的不可替代性還有多少呢?

押注人工智能,“All in AI”?

除了搜索引擎,百度手里可打的“好牌”,恐怕只有人工智能(AI)了。

人工智能是未來的大方向,全世界向人工智能研究投入大量資源的公司有數百家,公認的七大人工智能巨頭集中在美國和中國——谷歌、Facebook、亞馬遜、微軟、阿里巴巴、騰訊和百度。

百度是最早布局AI的中國公司之一,在語音識別等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績,基于這些成果推出了“小度人工智能音箱”“小度電視伴侶”“小度在家”等多款智能硬件產品。

IDC數據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百度在中國智能音箱市場占據26%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三。前兩名是阿里和小米。

智能音箱還處在用低價搶占流量入口階段,在語音識別、判斷上還存在不少問題,智能音箱買來后用來聽歌、當鬧鐘的現象比較常見,還無法充分發揮其在智能家居中的“入口”功能。

除了智能音箱,百度還把研發費用大量投入無人駕駛。在無人駕駛方面,百度開放平臺Apollo(阿波羅)接入多家合作方,收集了大量駕駛數據。自動駕駛汽車道路測試也在進行中。

行業普遍認為,智能駕駛的商業化運營將從2020年之后逐步進行,智能駕駛業務在大規模商業化之前,對百度更多的是戰略布局意義,對營收、利潤的影響有限。

不過,在AI落地變現之前,相關高管的頻繁變動已經讓百度的未來蒙上了一層不確定性。

2017年,人工智能領域的頂尖專家吳恩達在任職三年后離開百度。2018年5月,另一位AI領域的傳奇人物陸奇在百度任總裁兼首席運營官一年多后突然離職,導致百度市值一天內蒸發94億美元。對于離開,陸奇給的理由是個人原因,而并非內部派系斗爭。

陸奇在百度的一年多,李彥宏把整個公司所有業務交給陸奇管理。陸奇確立了信息流和AI兩大主線,AI落地變現的預期讓百度市值從610億美元一路漲到近1000億美元。

2018年7月,李彥宏在第二屆百度AI開發者大會上宣布,百度實現了自動駕駛巴士“阿波龍”的量產。但是目前無人車上路還需要人工參與,商業化還為時過早。

百度和金龍客車合作的“阿波龍”自動駕駛巴士

今年5月,李彥宏在一次演講中提到:“互聯網是前菜,它的特點是快;人工智能才是主菜,需要溫火慢燉,但營養豐富。未來沒有一家企業可以聲稱與人工智能無關,吃不到這道主菜,將失去一個時代。”

也許這句話可以改動一下:未來如果百度吃不到人工智能這道主菜,將失去自己的時代。

分享: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