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網商
乱世王者bug刷金币 登錄/注冊

低調了20年,終于憋不住了!阿里巴巴首次發布公益財報

乱世王者bug刷金币 www.fcdrh.icu iwangshang / 毛曉瓊 劉俏言 / 2019-05-16

摘要:“我們不是因為賺了錢才想做公益,而是一開始就把公益放在了我們的商業模式里?!?/div>


天下網商記者 毛曉瓊 實習記者 劉俏言

“這是阿里巴巴第一次發布公益財報,其實這件事情我們想了很久,之前我們一直在說,公益還是要低調一點,不像財報,你是上市公司必須要向公眾披露,我們做的好事,不需要到處去說。但今年是阿里巴巴成立二十周年,在這個特殊的節點,我們覺得過去做過的公益,還是應該站出來講一講。”

阿里巴巴集團秘書長邵曉峰致辭

5月16日,杭州西溪園區,面對近百家媒體的長槍短炮,阿里巴巴集團秘書長邵曉峰登臺的第一句話里就透著真誠。這是阿里巴巴成立以來,在公益這件事上為數不多的高調時刻。兩天前,同樣在西溪園區,阿里巴巴年度公益頒獎盛典,700多名員工到場,6個直播平臺齊發,單平臺點擊量超過160萬。

“我們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公益不是自己埋頭做就行,公益更多的是一種喚醒,讓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其中,才能聚沙成塔。”邵曉峰如是說。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一天前,阿里巴巴發布2019年財年四季度財報,沒有對任何媒體發出邀約。如此看來,阿里巴巴或許是最重視公益的互聯網公司。用馬云的話說,“我們不是因為賺了錢才想做公益,而是一開始就把公益放在了我們的商業模式里。”

事實也確實如此,從2006年的魔豆寶寶小屋,到2008年汶川地震后阿里參與災后重建,再到“公益3小時”理念的提出、螞蟻森林每天幾億人次的參與,公益已經根植于阿里巴巴的企業文化之中。 員工、商家、消費者,三者共同構成了阿里巴巴的公益生態體系。

截取2019財年阿里經濟體公益財報重點摘要的第一段話,借以佐證:

上個財年,阿里巴巴員工公益時長累計26.9萬小時,帶動了208萬商家、4.4億消費者在阿里巴巴及支付寶平臺上做公益。多年來,阿里巴巴經濟體內已經孵化出公益項目上百個,平臺上入駐各類公益機構上千家,一套完整的阿里巴巴公益生態已經形成。

阿里巴巴公益基金會理事長孫利軍發布公益財報

阿里巴巴副總裁:給100名重刑犯上課,史上最奇葩的KPI

當2015年9月10日,阿里巴巴1號志愿者馬云提出“阿里人每人每年完成3小時公益服務”的倡議時,遠在大洋彼岸的彼得·斯登一定不會想到,自己會和100名重刑犯扯上什么關系。

彼得·斯登,阿里巴巴副總裁,服務于阿里設立在美國加州的國際戰略投資部,是辦公室有名的“空中飛人”,一年中,斯登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各大洲間飛行,以確保每項海外投資的回報達到最大化。

但無論多忙,每個月,他都必須去一趟圣昆丁監獄——加州最古老的監獄,曾負責執行全加州的死刑,是一個足以讓亡命徒們膽寒的所在。兩年前,被公司“3小時公益”文化推著走的斯登,走進了這座死亡監獄,面對100個重刑犯學生,他介紹阿里巴巴,分享電商模式,宣傳遙遠的中國。

“加州當地把這個活動叫做‘最后一里路’,目的是給囚犯們提供包括編程在內的技術技能培訓,讓他們在出獄后能夠有一技之長,重新開始人生。”

和想象中的暴力、血腥、陰森恐怖不同,圣昆丁監獄的彪形大漢們不僅文質彬彬,勤奮好學,甚至還對知識充滿了渴望。

杰森·瓊斯是斯登的一名學生,11歲加入幫派,在此之前,他已經在監獄中服刑了13年。從一開始,他就對斯登的編程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除了課堂上認真聽講,踴躍發言外,他還會在課后纏著斯登給他開個小灶補補課。

“現在瓊斯至少能夠熟練掌握Java, PHP,ruby,react,JAQL五種編程技術,在舊金山的一家公司做程序員,我為他感到驕傲。”

根據美國司法統計局的報告,從州立監獄出獄后有68%的人會在3年內重新被捕,6年和9年內這個數字會飆升到79%和83%。斯登的出現改寫了這一系列數據,由他教授的100名學生中,已經有26人拿著畢業證,在硅谷找到了工作。并且,沒有一人重返監獄。

“如果一家公司所有人都只知道賺錢,那么這家公司越大就越可怕。”在馬云的力推下,2019財年,阿里巴巴員工累計付出公益時長近27萬個小時,相當于提供了超過1163萬元的志愿服務價值。更值得一提的是,在阿里內部,職位越高的人,公益時效反而越長。馬云個人公益時長74.5小時,合伙人平均完成12.85個小時。

208萬商家主動示愛,緬甸10歲女孩終于不用再吃“垃圾”

王卓倫,中國扶貧基金會國際發展部主管,“國際愛心包裹”項目緬甸片區負責人。

2018年,中國扶貧基金會聯合阿里巴巴公益,第一次將愛心包裹項目帶出了國門,位于緬甸東北部的敏格拉烏小學是發放試點之一。敏格拉烏小學位于撣邦地區,是一所打工子弟學校。小學僅有27名學生,孩子們基本來自社會底層的外來務工者家庭。

剛到學校的第一天,王卓倫就對一個叫丹妍的10歲姑娘印象深刻。“我們去的時候是6月,氣溫30度以上,別的孩子都穿著短袖的夏裝,只有她,身上是一件綠色的舊毛衣。”

了解丹妍的身世后,王卓倫才知道,這只是丹妍悲慘人生的冰山一角。丹妍來自當地一個貧困家庭,父親中風臥床,喪失勞動能力,姐姐輟學沒有工作,閑賦在家,一家的生計都要靠母親撿垃圾為生。

母親撿一天垃圾能有多少錢?答案是500-1000緬幣,換算成人民幣在2塊錢到4塊錢之間,而對比成當地的物價,一枚雞蛋就要3塊錢,一杯牛奶8塊錢,“你敢相信嗎?一個10歲的小女孩,是吃垃圾長大的。”王卓倫雙眼閃著淚光。

幸運的是,從去年開始,國際愛心包裹找到了丹妍,把她從苦海中打撈了上來。在丹妍收到的包裹中,有書包、文具、美術用品、益智玩具、生活用品五大類105個單件,基本能夠滿足她一年的生活和學習所需。因為包裹上印有統一的熊貓圖案,它也被稱為“來自熊貓國度的禮物。”

現場,王卓倫播放了一段視頻,畫面中,丹妍把書包緊緊抱在胸口,用緬甸語向中國的叔叔阿姨道謝,天真爛漫的笑容重回臉龐。

去年一年,國際愛心包裹已經在緬甸、柬埔寨、尼泊爾等地發放了5萬多個。在它的背后,是每一位淘寶用戶在購買“公益寶貝”后自動完成的捐贈積累,也彰顯了每一個中國人的“大國擔當”。

2019年財年,共有208萬商家主動將店鋪內的商品設定為“公益寶貝”。消費者購買此類商品后,平臺根據賣家設置的比例,捐贈部分金額劃撥給對應的公益項目。北京師范大學副教授徐曉新將其評價為:第一次讓公益變成了有源活水,是對公益捐贈的一次標志性創新。

退伍軍人連續281天捐步,從杭州徒步到北京,換回鄉村小學的嶄新跑道

相比于員工和商家,阿里公益更想喚醒的是無數普通人。

今年41歲的河北人吳彤,是一名退伍軍人。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在淘寶上注意到了“益起來”捐步活動。由于平時愛好運動,再加上戶外工作的性質,連規則都沒看全的吳彤,加入了“益起來”。

“第一次捐步應該是在2018年6月20日,從那以后,我每天都會捐步,一天都沒斷過,刮風下雨都捐,到今年的3月31日,我的捐步總數是284萬步。”

284萬步,相當于從杭州步行到北京的距離。2018年12月26日,吳彤受邀參加河北赤城云州鄉小學001號陽光跑道的建成揭牌儀式。在此之前,他并不知道自己捐出的步數會被用在哪里。那一次,他和學校的孩子們在新修的塑膠跑道上追逐打鬧,肆意奔跑,心里充滿自豪。

“通過那一次活動,我才知道原來還有上百萬的愛心網友跟我一起,在用自己的奔跑,為貧困地區的孩子捐贈修建愛心跑道。所以回來以后,我又拉上了10多個朋友,鼓勵他們一起捐步。”

在部隊服役時,吳彤就是“學雷鋒先進個人”,退伍后,他又自愿參加了河北當地的“聾啞學校愛心救助”、“環衛工人志愿服務”、“為貧困山區孩子捐款”等諸多公益活動。迷上捐步后,他發現阿里為他提供了更寬廣的公益平臺。

截止目前,他已經在支付寶的螞蟻森林里種了6棵樹,積攢了240多公斤綠色能量,秒殺99.99%的“競爭對手”。在螞蟻莊園,他捐贈了650顆愛心,在支付寶曾經做過的一個“守護環衛工人的愛心保險公益捐贈”中,他通過小游戲守護了3位環衛師傅的愛心保險,他還是高德地圖“小鷹修橋”游戲的資深玩家,四川徐家溝新修的“幸福橋”就有他的一份力。

“我們都是平凡人,但每個平凡人的一點點,都可以讓這個世界不平凡”。臺上的吳彤依然略顯拘謹,卻把這句結束語說得無比順溜。

吳彤只是個例。在阿里巴巴體系內,用戶可以通過阿里巴巴公益、支付寶公益等平臺的愛心捐贈、消費捐贈、行為公益、志愿者服務等多方式參與公益。2019年財年,阿里巴巴累計幫公益機構募捐12.7億元,帶動參與人次累計高達4.4億人,參與公益捐贈商家超過208萬家,累計產生捐贈超91億筆。

分享: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